月薪27W!电竞陪练成热门新工种!!!

这是每年6月中旬学生填报高考志愿时经常面临的问题。诚然,有些行业已经进步很久了,比如金融、移动通信、医生、公务员等。这些行业的从业者往往越来越吃香。但由于行业本身的门槛,容纳就业的规模相对有限,导致就业竞争激烈。

前阵子刚高考完的李良(化名)告诉大体育商家:“我很热爱电竞行业,希望在后续的志愿填报中能选择一个相近的专业。我的目标不是成为一名电竞选手,而是梦想成为一名电竞教练,为电竞选手开发培训课程。”

在庞大的用户群的推动下,电竞行业已经从2013年初的少量从业人员发展成为全职过百万、兼职近千万的庞大产业。5月30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数字经济打开就业新空间,灵活就业成吸纳就业重要渠道》的报道,充分肯定了游戏陪练行业的积极作用,描述了电子竞技陪练行业在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对稳定就业、保障就业的重要作用。(延伸阅读:卖萌钱,月入数万,线下特服?电子竞技市场指南)

电竞陪练教练方志伟(化名)向大体育商家分享了自己多年来对电竞陪练行业的感受:“我觉得电竞陪练行业就像是在冉冉兴起的一个蓝海行业。刚踏入这个行业的时候,一个月只能拿2000块。五年后,我可以拿到27000块。陪练行业可以为职业电竞运动员服务,同时可以为一些有实力的选手或者普通人提供一个兼职平台。陪练行业几乎涵盖了电子竞技。

电竞陪练行业的出现,使得从业者呈现出一个以职业电竞选手为塔尖,俱乐部运营、赛事组织与直播、电竞导师等的金字塔结构。目前,有近百万名全职电竞陪练教练通过比信、TT等大型电竞社区工作。

电竞陪练平台不仅满足了普通玩家对辅助积分的陪练需求,也为游戏大神们提供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来自北京学院的李良是一名优秀的数学运动员,他在学校是一名真正的校长。回国后,他利用自己在游戏中的数学天赋,成为一名“游戏神”。

与其他玩游戏的学生不同,李良不喜欢游戏中“战斗和杀戮”的乐趣。在数学的影响下,李良开始对游戏机制和伤病数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李良告诉《体育大生意》:“每一个单位和英雄的杀戮都需要仔细计算,否则杀死更多敌人毫无意义。只有通过大脑判断路线,计算伤害后取得的胜利,才称得上是真正的胜利。”由于对游戏数据的痴迷,李良逐渐开始思考自己的下一段人生。

“我和父母商量过,他们也支持我的决定。”高考后,李良向父母吐露了自己的想法。在李良看来,虽然现在电竞行业处于发展的黄金时期,但是各大游戏的比赛也是层出不穷,真正将比赛内容数字化的工作还是比较稀缺的。

“我认为不仅要在数据的支持下赢得比赛,还要培养电竞选手。”李良表达了他对大体育事业的想法。“如果将球员的训练习惯和打法量化、数字化,可以最大程度地提高他们的上限,也可以少走弯路。另外,如果把游戏内容形成一个策略,比如怎么打扮最有效率,哪条路线最节省时间等等,无疑会增加他们对游戏的兴趣。”

李良承认,他想制作一款可以提供实时数据的电子竞技应用。每个玩家都可以从中获得专属策略,新手玩家可以更快上手,融入一个游戏;分析师可以获得对手和版本的第一手资料,为比赛制定战术;电竞选手可以学习如何高效提升训练质量,如何进一步提升自身实力,让这款电竞大数据APP成为大家最好的“训练师”。

李良并不是第一个有这种想法的人。国外有个大神玩家kevinmhaube,他花了很长时间开发了一个大数据系统。这个玩家是数据工程师,他把各种比赛数据导入系统,让AI根据赛前的因素预测比赛结果。

这个AI系统会收集红蓝双方的选择,英雄,位置,对位等信息。然后进行专业的数据分析来判断双方的阵容。AI系统还会考虑球员ID、联赛、队名、BP情况、球队成绩、一血、一塔、一龙等数据。在收集了如此多的数据后,kevinmhaube建立了一个强大的预测系统。他还花了很多时间测试、培训和调整模型。令人震惊的是,他对比赛结果的预测准确率高达84.9%。

可见,电竞大数据将成为未来的关键环节。李良说我要为中国电竞做贡献,关键数据是重中之重,所以这个“陪练”APP就成了我努力的方向。

方志伟从事电竞陪练行业5年。2016年刚大专毕业,没找到工作。每天打游戏是消磨时间的唯一方式。

“为什么不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在父亲追问下还在打游戏的方志伟没有回应。游戏结束后,志伟无奈地说:“除了打游戏,我对其他工作都不感兴趣。”

毕业一年,还没有工作的方志伟无意中注意到了碧信APP的推广信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方志伟注册了碧欣的账号。凭借着不错的技术,他正式走上了“陪练”的道路。

方志伟告诉大体育商:“陪练是为了服务客户,而我教他们怎么玩游戏,帮助他们提高游戏水平。陪练和陪练差别很大,不能一概而论。”

如今,方志伟已经是比信APP里数一数二的电竞陪练导师。他回忆说:“刚开始的几个月,压力很大,每天都要不停接单,维持生活。那时候陪练一个月能挣2000左右,一天投入10个小时以上是最差的情况。在收到一份三小时的单子后,他们可以赚20元。”

大体育商都知道电竞陪练是一个靠实力和口碑的工作,尤其是刚开始的阶段,很难和其他入行久的人竞争。每一个需要陪练的玩家,都需要找一个实力强,口碑好的陪练教练,这就增加了新人入行的难度。这就是陪练行业的重点:“为什么我要找你而不是他?”。否则,你必须用价格优势打动客户。陪练的价格比别人低,以此来吸引客户的心。

如今的电竞产业链不断扩大,对人才的需求主要集中在选手、教练等岗位。高技能游戏玩家可以通过兼职或全职电竞陪练导师获得报酬,也可以通过平台与电竞俱乐部共同建立的选拔体系成为职业选手或电竞教练,实现爱好与职业的互通。

方志伟坦言:“大概过了半年,他的主页量和客户好评数增加后,他的工作有了起色,一个月能拿到4000元左右。我相信,一个人如果真的喜欢一件事,用心去做,一定会有成果,就像我做陪练的时候一样。如果我没有从事这个行业,可能现在还身无分文。

经过多年的陪练,游戏水平相当出众的方志伟与现役职业选手无异,教过无数“徒弟”。

大商体育在比信APP采访了方志伟的一个客户Evil。他说,“他耐心地教了我很多游戏内的技巧,让我的水平提高了不止一级。非常感谢。”像Evil这样的电竞爱好者方志伟已经教过467人了。方志伟告诉《大体育商业》:“我更愿意帮助小白,一个游戏玩家,或者在游戏中遇到瓶颈的人。这就是我需要做的。”

据了解,方志伟还与多位电竞选手切磋技艺、交流经验,成为真正的电竞陪练教练。现在他的月薪已经达到了恐怖的27000元,每天“拜师学艺”的电竞爱好者络绎不绝。正如他所说,陪练是另一种育人方式,这也是目前电竞行业所缺乏的。

Abbily是一家绝地求生电子竞技俱乐部的前分析师。她负责球员的训练和数据分析。阿比里告诉大体育商业:“像绝地求生这样的大逃杀游戏有很多可能性,尤其是游戏中要分析的数据非常复杂,每个团队的打法、路线等各方面都要充分考虑,而这种巨大的工作量是一两个分析师所无法承受的。”

众所周知,《绝地求生》独特的缩圈机制是影响游戏走势的最大因素,也是艾比莉这样的团队分析师急需解决的问题。另外,一场比赛有近16支队伍参加,每支队伍的跳跃点和移动路线都必须经过仔细的计算和统计,才能制定出适合自己队伍的最佳比赛战术。

阿比里坦言:“我们在参加一个绝地求生的国际比赛时,碰巧遇到了版本变更,导致我们之前的所有准备都付之一炬。我们和教练组紧急制定了备份方案,经过四天的努力,所有的数据都统计出来了。我们在准备数据的时候也会参考一个数据网站。同样,因为紧急更新,一些数据是错误的,所以我们对一些内容做了错误的预测。因此,我们在那次绝地求生比赛中的成绩并不令人满意。

Abbily进一步解释道,“目前行业内缺乏一个权威的数据平台,而自制的数据网站往往存在很多漏洞。虽然分析师可以最大程度的指导球员和球队,但是一个人的力量还是很小的。”

这不仅仅是绝地求生的问题,英雄联盟、王者荣耀等MOBA游戏也需要大量的数据来支撑,这是目前电竞行业的痛点。

在传统体育项目中,陪练是一个非常受重视的职位。个人的成绩是提升还是下降,往往取决于谁在拿着战术板,什么样的陪练队伍在训练对手。从表面上看,电竞陪练队和数据分析师在团队中的作用似乎微不足道。他们不亲自上场,幕后所做的一切几乎都笼罩在神秘之中。但回顾过去,我们不难发现,那些伟大球队胜利的背后,总是少不了他们的支持和付出。

如今,电竞陪练的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发展也越来越体面。2019年,人社部将电竞陪练纳入正规职业行列;同年8月,陪练伙伴起草的《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开始实施;2020年6月,电竞陪练教练作为自由职业者之一,被教育部纳入就业统计指标;同年7月,《中国电子竞技陪练师标准》正式发布。电竞陪练不仅有了更加规范的管理标准,陪练和陪练教练也开始了认证管理。

目前,中国有400多家企业的主要业务是电子竞技陪练。伽马数据发布的《2021年中国游戏产业企业社会责任调查报告》也指出,在疫情期间,电竞陪练老师为稳定就业、保障民生做出了巨大贡献。

得益于国家政策的支持和社会对电竞认可度的不断提高,中国的电竞陪练行业逐渐被市场认可。电竞陪练平台打造的陪练体系,不仅承接了职业选手的职业化再开发,给了电竞选手更多的机会,也打通了游戏玩家和电竞职业的通道。